第一環保網為您提供最新的環保資訊、環保展會、環保項目招標采購等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環保人物» 聚焦土壤修復,聆聽專家之聲

聚焦土壤修復,聆聽專家之聲

發布時間:2019-09-26來源:第一環保網
  9月20日,第一屆全國土壤修復功能材料研發及應用研討會——第一屆全國土壤修復大會第三次分會在上海滴水湖皇冠假日酒店盛大開幕,上海立昌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院士專家工作站揭牌儀式同期舉行,第一環保網記者對工作站站長趙其國院士、首席科學家駱永明研究員進行了現場采訪,就中國土壤修復現狀與工作站未來發展規劃等問題深入交談。



應時而生,解決土壤修復實際難題——專訪趙其國院士




  雖年屆耄耋,趙院士仍然心系環保,關注我國土壤修復事業。他強調,立昌環境院士專家工作站建立的目標,是隨著我國當前的環保任務目標而定的,是為了解決土壤污染風險管控與修復領域的實際難題。

  近30年來,隨著我國工業化、城市化、農業高度集約化的快速發展,土壤環境污染問題日益加劇,由此引發的農產品、飲用水、區域生態與人居環境等重大安全問題逐漸受到廣泛關注,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受到嚴重威脅。習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也特別強調,要“強化土壤污染管控與修復”。在此條件下,就需要我們做好應對準備,及時提出針對性解決方案。



  上海立昌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院士專家工作站的成立,就是要具體解決這些問題。為此,工作站聘任了中科院南京土壤所駱永明研究員為首席科學家,聘任了戴爾阜研究員、宋昕研究員、鄧穗副研究員、李小平高級工程師、李秀華工程師等11位專家組成研發團隊,重點聚焦土壤修復功能材料的研發、產業化生產與工程化應用,以推動土壤修復技術成果轉化與修復功能材料的產業化發展,為我國土壤污染管控與修復提供有力的修復功能材料技術支撐。



  在生態保護、環境修復等領域,工作站和企業之間將進行全面、密切的技術合作,切實解決企業戰略發展和新產品研發中遇到的難題與瓶頸,提升企業在環境污染領域的科研與應用水平,為企業的快速、健康、可持續發展提供強大的智力支持和技術保障,服務于我國土壤環境保護和生態文明建設。

  早在2016年頒布實施的“土壤污染防治行動計劃”中就明確要求,到2020年,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率達到90%左右,污染地塊安全利用率達到90%以上,這是土壤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要任務。



  在今后的工作中,立昌環境院士專家工作站將重點關注以下六大板塊內容:土壤修復材料的研發及產業化;生物修復技術研發及產業化;生物有機肥及生物菌肥的研發及產業化;固廢處理及資源化再利用技術;土壤修復及其他環保設備的引進、研發及應用;建設以修復材料為龍頭產業的臨港環保產業園。

  最后,趙院士再次表示,立昌環境院士專家工作站將以習總書記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不斷加強科技創新投入、科技成果后續開發、科研隊伍建設、科研基地建設,力爭為我國土壤環境質量改善、生態文明建設、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提供強有力的科技支撐。

重視土壤污染,強化三大創新——專訪駱永明研究員




  駱永明研究員曾在多個場合、多次強調要重視土壤污染問題。他告訴記者,總體上,我國當前與土地利用方式或空間存在相關的土壤污染有四種類型,分別是農用地土壤污染,城市場地污染,礦區及周邊土壤污染,以及石油開采過程中產生的油田污染。主要污染物為重金屬和有機污染物,其中農用地最突出的是鎘、砷、汞的問題,這些和農產品質量直接關聯,使老百姓吃的不放心;城市場地主要是有機污染的問題,特別是一些揮發性強、難聞的氣體,比如鹵代烴、苯系物,使老百姓住的不安心。



  很多污染物難治理的主要原因是遷移性強,它們遷移到地下水以后,隨地下水又往外擴散,廣度和深度分別可達幾公里遠、幾十米深。比如六價鉻,遷移性就很強,尤其是一些鉻渣堆放的地方,環境風險很大。

  自2016年“土十條”頒布以來,我國土壤污染治理和修復在技術研發和工程化應用方面取得多方面進展,包括認識土壤的污染成因、污染的規律、污染的后果、污染指標評價方法、治理修復技術創新、政策管理等等,在農用地、城市、礦區、油田上,現在至少14類技術都有了工程應用。

  我國在土壤修復技術方面進步尤其明顯,甚至有一些已走在國際前列。在鎘、砷治理方面,我國自行研發的植物修復技術已經開始規模化應用,領先國際。在微生物修復技術方面,生物修復劑可以對有機污染物有效降解,或是利用根際的營養強化微生物,來降解多環芳烴、多氯聯苯等難降解的有機污染物。另外,我們還可以通過生物刺激劑,激活原本處于不活躍或休眠狀態的土壤及地下水中的土著微生物,對有機污染物進行分解,或將毒性強的重金屬價態進行轉化,比如,把六價鉻變成三價鉻,既避免了它的遷移也降低了毒性。此外,我國的滲透反應墻技術、原位或異位熱脫附技術、淋洗技術也有了長足的進步,相關裝備在功能、外觀等方面的水平已經與國際同步,原位氧化還原、固化穩定化攪拌的相關技術及裝備也已成功研發并工程化應用。

  總體來說,我國土壤修復具有自身特色、可運行的科技體系已經初步形成,但還處于初級的、快速發展的階段。接下來一段時間,仍需要國家繼續加強資金投入、加強科技的研發和土壤的管理,在降低成本、提升效果、低碳節能運行以及擴大適用范圍等方面繼續深研,努力研發更多適應范圍更廣的技術和裝備,做到低成本、不影響土壤肥力、健康安全、修復長效性,來應對我國土壤類型多、地形地貌復雜、水文地質條件差異化明顯的復雜狀況。

  在駱永明看來,我國的土壤修復只講產學研還不夠,更要產、學、研、政、金相結合,在實踐過程中不斷總結、不斷提出不同修復模式,并復制、推廣。

  中國特色的一大亮點,就是能夠集中資源、集中精力辦大事,土壤修復首先要充分發揮政府的巨大作用。由于土壤涉及的國家部門眾多,農用地歸屬農業農村部,城市歸屬工信部、住建部,礦區油田歸屬自然資源部,盡管環境問題的解決越來越集中到了生態環境部,但還需在多部門融合、共同推進方面做出更加有序、有力、有效的努力。

  政府與產業、科技界的合作,駱永明建議分階段、分步驟開展,制定更加完善、有效、面向全方位需求的政策,在已有實踐經驗的或已有經驗教訓的基礎上,不斷對政策進行修訂、完善。

  金融方面,則需要建立更多綠色基金、綠色金融,僅有國資還不夠,更應該發展民間基金。

  科技方面,駱永明強調了原始創新,集成創新,以及吸收、引進、消化再創新三個創新類型。

  相對于國內的土壤修復技術、土壤污染管控制度化、土壤修復工程化等方面的發展,美國、歐洲早走二、三十年,有很多已經行之有效的方法和經驗,包括技術、材料、裝備,都可以引進來。本次會議就邀請了阿加迪斯公司高級副總裁Scott Potter 博士、美國紐約大學、國際植物技術學會前主席Lee Newman 教授來系統地講學交流。通過加強學習、國際合作、建立國際研發聯合體等舉措,進行吸收、引進、消化再創新,可以加快縮短我國與先進國家的距離。

  土壤修復面對的是一個很復雜的、動態的實體,集成創新就顯得尤其重要。在土壤實體中,包含有生命的、無生命的,固相的、液相的、氣相的,不同污染物的行為不一樣,不同的地域空間又需要不同的技術,需要有綜合集成創新,建立包含材料、技術、裝備、工程、應用在內的全面支撐體系。

  想要走到世界的前面,我們應該拿出更多的思想、時間、精力放在最重要的原始創新上。我國土壤修復在海拔、溫度帶、干濕度上的復雜性,是美國、歐洲不曾遇見的,只有腳踏實地,才能更快地創建顛覆性技術,要在真實的土壤上,在具體的場地上研究實踐,發現新問題。所以土壤修復行業是要真正地到大地上去做事,像習總書記所說,我們要把論文寫在大地上。



  談到院士專家工作站的未來規劃時,駱永明首先分析了國內土壤修復的形式,他說,在土壤修復基礎研究、技術研發方面,我國已經有一批大專院校、科研院所和一些企業;而杰瑞環保、西玖環保等企業,則可從裝備制造來支持中國土壤修復產業發展;現在土壤修復產業化發展需要的另外一個支點,就是功能材料,而立昌環境已有研發生產生物有機肥的基礎。

  多年來,立昌環境一直處于多種經營的狀態,在農業、環境兩個領域有很深的積累。孫鴻烈院士和駱永明曾親身參觀立昌生物有機肥廠,認為立昌環境在材料研發制造方面有一定的基礎;同時,立昌環境在場地調查、風險評估、修復工程等環境治理領域也有良好的市場表現,尤其是西部地區,所以環境治理和農業改良立昌都可以做。

  生物有機肥方面,立昌采用的原料是食物加工過程中產生的、具有礦物和生物質成分的廢棄物,基于這種原料來做的生物有機肥,既綠色、生態、安全,又可以做到廢棄物循環再利用,可適用于果園、蔬菜、大田農作物等多種類型的農用地。在為土壤提供養分、提高有機質、培肥改良的同時,這種生物有機肥會通過微生物的作用,共代謝降解有機污染物,具有農業改良和環境治理雙功能。總體來說,它取之于自然,用之于生產,又能回歸到自然去,改善土壤肥力、提升土壤質量、進而提升環境質量和居民健康質量,服務農業生產和環境治理,實現生態修復。

  在環境修復功能材料方面,當前的主要思路是利用自然礦物材料,通過修飾改性,研制能用于土壤及地下水污染物擴散遷移的阻隔、阻斷和穩定的管控性材料;利用自然生物材料,通過馴化和強化,研制能用于土壤及地下水污染物降解、轉化和移除的凈化性材料;利用人工合成,通過復合組裝,研制能用于土壤及地下水污染物的分離、分解和反應性滲透的控制與凈化綜合性材料。?

  總體來說,發展支持土壤污染管控與修復的功能材料,能進入市場,甚至進入到國際市場競爭的先進功能材料,實現綠色可持續土壤修復的目標,就是立昌環境院士專家工作站的愿景。



  目前,落地在立昌環境臨港基地的土壤修復功能材料實驗室已經設計完成,其中包含生物性、礦物性、納米性等多種材料研發實驗室,由立昌環境和研究所共享使用。圍繞這個實驗室,企業與研究所之間可以有多種形式的合作模式。其一,是將研究所已經研發的技術、產品,由立昌環境進行轉化、投放市場。其二,雙方共同設計、共同研發、共同生產,在條件滿足的情況下,形成共同的產品成果。其三,立昌投資,并提出明確需求,由研究所來研發,立昌可優先享受成果。其四,還可以共同培養雙方的年輕隊伍,研究所的研究生可以到這里開展研究,立昌也可以派遣員工到研究所進行培訓。另外,雙方還有其他方面的合作,比如聯合舉辦學術會議和培訓等。

  最后,駱永明覺得,如果純粹是一種經濟利益上的合作,很難長久;共同的興趣,共同的動力,共同的價值,讓雙方走在一起,只有這樣才能實現長期穩定可持續的合作。
熱搜詞按照字母排序
3牛娱乐平台